高松校长在跨语际生命传播思想峰会的致辞

GaoSong

尊敬的各位来宾:

大家上午好!

欢迎国内外学者、专家以及媒体人、有志于互联网学习与研究的学生们莅临北京大学,参加首届跨语际生命传播思想峰会!也祝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在互联网时代以跨学科的视阈探索传播学发展的路径。

在信息时代的今天,作为一名化学研究者和教育工作者,我深感互联网对弥合不同学科之间知识鸿沟所带来的机遇,也深知互联网对传统学科所带来的挑战。如何应对这一挑战与机遇成为当下燃眉之急。可以说,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在互联网千年巨变之际,召开“首届跨语际生命传播思想峰会”,正当其时。

跨越学科的界限,人文与科学并举,探求对世界更全面的认识,一直是北京大学的传统。早在1916年,蔡元培先生就提出了“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的方针,促进了当时新思潮的传播和学术的繁荣。而在蒋梦麟先生看来,大教育家必然是通晓各门学科的通博之士。一百年来,一代又一代的北大人在这一传统中不断守正与创新,点亮知识的灯塔,担当起国家的重任,有风雨,更有海阔天空。

而在技术发展带来社会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这一传统依旧焕发光辉,指引我们探索未知世界的旅程:

跨学科是学科内在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过去,我们用学科知识将不同学术领域划分成一座座“岛屿要塞”,但科研的发展越来越呈现出多学科相互交叉、相互渗透、高度综合的发展态势。我们发现,从事物理研究的人员,可能会走到生物、生命甚至信仰领域,在那里发扬光大,躬耕于经济领域的学者,无心插柳也会进入社会学的迦南美地。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交叉学科应运而生,国内相继成立了跨学科研究中心,北京大学经过多年的努力,前沿和交叉学科的布局业已形成,并已经取得了众多创新成果,令人振奋。

同时,回应现实的诸多问题迫切需要我们跨学科的合作。互联网、健康、环境、可持续发展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等重大社会问题的解答,都远非传统学科研究可以承担。以往,我们从单一学科的角度研究问题,往往解决的只是实现这一学科的诉求,但事实上,这个社会要实现的诉求是多样化,也可能是冲突的。如何平衡这些诉求,更好地解决社会难题,不是单一学科可以解决的,需要来自不同领域的专家和研究人员走出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彼此联合攻关。

更为重要的是,跨学科对于中国实现战略转型具有重要意义。今天的中国硕果累累,综合国力和国际政治地位不断提升,但不容忽视的是,中国的经济和社会也面临着艰难转型。而破解这一深层次矛盾问题的根本方法在于创新。实践证明,学科交叉的力度和深度,已成为影响创新,特别是源头创新发展的关键性因素。正如德国著名物理学家海森伯格所说:“在人类思想发展史中,最富成果的发展,几乎总是发生在两种不同思维方法的交汇上。”无论是20世纪生命科学最重要的成果——DNA双螺旋结构,或是哈曼顿计划的成功实施,都是跨学科的重要成果。所以,我想,对北京大学而言,实现基础学科的不断创新壮大,是北京大学作为一所一流科研院校所应当肩负的历史使命,也是未来学校学科建设的一个重要方向。

跨学科让我们探索知识世界、改变现实世界,我想这是值得在场的你我共同去摸索去坚持,相信在不断的砥砺中必能焕发出新的光辉!

今天各位学者和社会人士共同关注参与的“跨语际生命传播峰会”承载与蕴涵着跨学科最为本真的命题,即技术让我们创造一个个征服世界的奇迹的同时,不容逾越的是,伟大的外在性的创造与生命内在性的体验、观照之间的融合,它指向的是人类将向哪里去的终极关怀,也关乎每个研究者以怎样的视野去展开自身学科的探索与认知的。

感谢各方人士的共同努力,成就盛会,最后,我祝愿此次峰会取得圆满成功!也期待峰会长久开下去,不断提出甚至是创造问题,为高等教育发展提供源泉活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