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的管理费用不是”死”规定

《慈善法》历经11年终于尘埃落定,对于新的《慈善法》,我们该如何解读?与慈善相关的各类单位和组织该如何应对?3月16日,凤凰公益特别举办一期公益沙龙,邀请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王名教授,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老师,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南都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老师三位权威人士,对《慈善法》进行深入解读。

 

 

Q:10%的管理费用并不是”死”规定?
A:金锦萍:对某一类组织它就是死规定,但它给你提供多种途径选择。如果你突破这个规定的话,可能需要有一个向公众说明情况的义务。这个对公募组织来讲,当你说明不了,或无法取信于捐赠人、公众时,继续募捐会有影响。

嘉宾介绍: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

《慈善法》历经11年终于尘埃落定,对于新的《慈善法》,我们该如何解读?与慈善相关的各类单位和组织该如何应对?3月16日,凤凰公益特别举办一期公益沙龙,邀请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王名教授,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老师,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南都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老师三位权威人士,对《慈善法》进行深入解读。

cefa74fd7a73f62

法学博士,浙江宁波人。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大学房地产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她的主要研究领域是:民商法学、社会法学、慈善法与非营利组织法、信托法、房地产法。著有《非营利法人治理结构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专著独著,是目前国内第一部研究非营利法人治理结构的专著。

金锦萍:当一个基金会背腹受敌 大家都躲着怕惹祸上身

由凤凰公益频道、安平公共传播公益基金联合主办的第四期正益论沙龙《公益为何成了“公疑”?》于5月26日举行。自从郭美美事件之后,李亚鹏、崔永元、壹基金的相关质疑事件比比皆是,中国公益事业也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本期沙龙邀请徐永光、金锦萍、邓飞、杨团、王振耀、邓国胜、游昌乔等专家、学者针对相关议题进行深入探讨。全文刊发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发言实录,以飨读者。

 

不同动机的质疑用不同方式对待

稍微出一点名的都会被质疑,各行各业都是这样。其实不必为此恼火,批评说明有人关注你,有成绩。目前舆论来看,公益界更容易被质疑,公益这个领域很有意思,公共私人参与公共领域的,也是每个人都可以去摄入,每个人可以讲上几句,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意见等等。

因此也有一些人通过这样公共的参与来提升或者说是来证明存在的价值,公益被质疑代价特别小。

我们曾经问过公益慈善界,当他们面对质疑的时候,可以起诉,为什么不走法律程序?既然有法为什么不去说法呢?其实公益慈善界之所以不起诉是有很多的顾虑。

一方面走司法程序的确有非常大的成本,人力、物力、财力精力,也会发现一旦进出这个司法程序会长期处于公众关注的焦点,成为是非漩涡。

所以危机公关的角度来讲,不太建议公益组织提起这样的司法诉讼。但走司法诉讼,至少会还你一个清白。

中国的公益慈善组织可能还缺乏这样的勇气,公益被质疑,我觉得在接下来的时间还会存在,而且所有从事公益的做好准备,不知道哪个基金会或者社团就会被质疑,而且质疑者也会出现各种各样不同的动机。

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面对质疑先自我反省,然后你再去看待质疑,针对不同的质疑进行不同的回应。一个理性,发展的角度来质疑,你完全可以跟他坦诚的交流。但是通过恶意诽谤的,就走法律程序。

公益频频被质疑,因为当某个基金会被质疑时大家都躲着,缺乏行业联动机制

公益界很有意思,从2001年开始每年都有不断的事件,不同的基金会,不同的公益项目,无论是官方还是草根的都有被质疑。我们都在猜,谁会是下一个。为什么行业会面临这样一种困局?因为当一个基金会背腹受敌的时候,没有其他基金会出来说话的,大家都躲着。就怕惹祸上身。

当某个基金会被质疑的时候其他基金会都躲着。为什么行业不出来做一些行业澄清和行业保护的事情?

公益慈善也是一个行业,有大量的从业者,而且公益行业比较发达的国家,它是有一些支持性机构,联盟机构,做这个行业跟社会之间,跟政府之间,跟媒体之间的桥梁,而且他们不断进行一定理念的传播。

不是通过简单一两句话表明合理性,而是通过研究报告告诉你为什么必要的成本是必须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了解讲,中国缺乏这样的行业联动机制,甚至是缺乏这样的支持型机构。

雅安地震善款质疑:通过2011年的数据质疑善款使用,只能说明不专业

这次雅安地震善款质疑恰恰是基金网质疑的,一年时间太短了,不信大家可以查一下日本神户大地震,看看人家的救灾多长时间?包括现在“921地震基金会”没有用完钱的继续用。通过2011年的数据就去质疑,只能说明不专业。

不是质疑而是去询问是可以的,说你为什么钱花的这么慢,有什么新的打算没有?所以救灾是一个很专业的事情,的确分为积极救援和灾后重建,大部分的建是灾后重建,灾后重建的过程很漫长,考虑因素很多,地区的规划问题,原先社区保护问题,民众文化的保护问题,怎么样做最环保,怎么更好可持续性,原地重建可不可以,通过大量的调研地质勘察等等。

我们有讲过速度救灾的教训,短时间内导致当地物价暴涨,利用了安置房的基地。所以我们需要反思,因为中国这个支持性机构,比如说联盟机构,急需要建构起来也需要观众的参与。

询问也好,质疑也罢,都可以更好把问题抛出来,让大家讨论怎么样是最合理灾后重建的机制,怎么样才是最合理中国公益慈善发展的方向,这是很好的事情。

行业光环让公益慈善的道德瑕疵不容易被原谅

行业的保护是要做到,行业的自净问题也要做到。并不等于是从事公益慈善的人道德就会毫无瑕疵。公益慈善也是正常的,不是一个崇高的人!

第三部门或者慈善部门吸引资源不像政府那么容易,也没有市场的激励机制,它靠的就是这个组织本身品格魅力,所以有一些组织不断宣传说我们零成本运作,赢得大家的支持。

有一些组织宣传自己如何节省,如何关心这些受助人,无形拔高从业人员的道德水准,这又符合观众的期待,给这个行业戴上光环。

这样行业一旦出现某一些不好事情的时候,观众就会觉得很愤怒,因为如果商人从事一些假冒伪劣的产品,大家说无商不奸,会原谅。但是如果说他从事公益慈善事业,有一天突然发现他也有道德瑕疵的时候,我们愤怒可能会更强烈,因为我们觉得好像美好的词汇都被玷污了,这是符合心理学原理的。

我们考虑到公益慈善不是一种不正常人所从事的,它也是普通人。可能我们普通人自己质疑的时候也会发现自己从事的公益项目也会有瑕疵,你也会被质疑。但是你希望是什么样子的质疑呢?

透明要有限度,要考虑到其他权利的维护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公益慈善行业里面的确我们有一些事情做得不好。但是我不太同意邓飞的一个观点,就是不断通过透明来实现获得公众的认可,这正是我在反思的一个问题。透明度和公信力的确联在一起,但是像福布斯排行榜,说中国公益慈善组织要求透明度太高了,要求捐款人捐的姓名和钱,还有用这个钱为什么不是自己出的钱是别人支付的钱。背后是不是有交易。

我后来意识到的确是,透明独立性这个问题上走偏了,其实公益慈善透明它一定是有限度,这个限度要考虑到其他权利的维护。

比如说捐赠人隐私权的人,被捐助对象尊严和人格问题,还要考虑到公益慈善组织秘密运营的问题。什么都依赖透明才相信它,就根本不要作为它捐赠人就可以。

捐赠本身就意味着你对这个组织信任,最好的信任当然是不相问的。我们肯定做不到,我们肯定要询问,要质疑,要质问,这些都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你不相信这个组织,你最好的选择你不向这个组织捐款。

你不相信他,但是你不要不相信所有的组织。因为这片组织里面,你一定可以找得到你可以信任的组织,像邓飞那样,至少我可以捐款给他。

公益慈善是专业组织化的工作,也有成本,这里面也会出现一些违法犯罪行为,也会出现救灾款项的挪用,救灾物资的滥用等等都会有,因为这是人性所决定的。

对这类事情我们不要一概论公益慈善不行了,我们只是说这个人或者具体的组织在这个事情上不好。不是彻底否定,非黑即白。我们不是推翻所有公益慈善组织还是学会甄别在良莠不齐慈善组织里面找到你信任的组织。

 

曾建议公益组织起诉诽谤但很少被采纳

公益组织应该怎么去面对质疑?好多组织遇到困境也咨询过,我是学法律,如果的确诽谤侮辱就起诉,但是这个建议很少被采纳。

为什么给公益组织很少被采纳呢?往往是危机公关的团队不支持起诉,因为公益慈善组织也会咨询法律方面的专家,还会咨询危机公关的组织。

危机公关团队给他们建议就是不起诉,如果你起诉你会成为接下来一个舆论的焦点,不时被拿出来游街出来,不断被谩骂、被质疑。还跟他们说过,很多组织面临困境,即便你赢了这个官司,你可能也输了公众。这个是很多危机公关团队提出的建议。这是为什么?

一个就是法律程序的成本很高,我们能不能有一种替代性的程序?不走司法程序走仲裁可不可以?公益慈善领域可不可以有这样的机制呢?那双方来仲裁一下,仲裁院也可以选,这个机制是可以考虑建议的。

 

第二个,公益慈善组织的声誉事关他们的生存,尤其是公募性的组织。公募性组织是通过自身不断向外界宣誓自己的美誉度获得一个公众支持,他希望公众捐款才能生存下去。如果他被质疑了而不去澄清接下来生存就会有问题。

但是有一些公益组织一边被骂的特别多,一边捐款也增多了,就是质疑里面质疑者也帮他们争取到了一些支持者。所以这也是很有趣的一个现象。

后来我发现观众比我们理性得多,观众比我们明智得多。当观众真正听这些质疑声的时候以及这个组织被质疑的回应的反而有一些观众成了支持这个组织的人。公益慈善组织不要怕被质疑,这就是我的建议。

金锦萍答吴法天质疑:不能轻易判断是利益输送

由凤凰公益频道、安平公共传播公益基金联合主办的第四期正益论沙龙《公益为何成了“公疑”?》于5月26日举行。自从郭美美事件之后,李亚鹏、崔永元、壹基金的相关质疑事件比比皆是,中国公益事业也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本期沙龙邀请徐永光、金锦萍、邓飞、杨团、王振耀、邓国胜、游昌乔等专家、学者针对相关议题进行深入探讨。

 

前不久,壹基金向社会公布了其四川雅安芦山赈灾一周年报告和地震捐款专项审计报告。报告显示,壹基金2013年共收到芦山地震定向捐款3.85亿元,截至今年3月31日,已发生捐赠支出约4907万元。据此,微博实名账号“四月网”质疑尚未拨付的那3亿多元善款被“贪污”。此后,壹基金秘书长杨鹏和创始人李连杰先后通过微博表态,否认“贪污”的指责,并委托代理律师向四月网主办单位发出律师函,要求对方澄清事实、赔礼道歉,否则将提起诉讼。但在此后,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等为代表的网友,在微博等之上,开始持续的针对壹基金的质疑。

就在“正益论”召开时,吴法天主动到达现场,并进行了提问。以下为现场完整实录:

吴法天:我是作为壹基金目前主要的质疑者,刚才听了几位嘉宾的发言,说实话最大的感受我认为没有说到点子上。

第一个我们要问现有的法规已经规定的情况下,如果违背了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立法合不合理是另外一回事。

第二质疑具体的帐目管理比较混乱,有很多涉及到利益输送的问题,不是说钱现在在那儿花,没花,还是有一些钱我们认为莫名其妙的没有了。比如说我在里面提到十几个关于帐目的问题,全都是具体的,比如当时地震的善款里面有一个800万,开始拨出后,说那个项目撤销,后来这个钱在后面帐目里面没有交代,800万不见了。

比如说壹基金向深圳登山协会总共拨了几百万,登山协会没有一笔钱给壹基金的,登山协会收两笔钱,一个是收登山人的费用,另外一个是壹基金,王石又是壹基金的理事,这里面是否涉及到利益输送的问题。本来这些公司我发现全部注册资本四万块钱,五万块钱,还有好多股东跟壹基金都有联系,这里面涉及到招标的时候项目是否公开透明,这个钱该不该透明?合不合理?

比如说壹基金拨了2000万建了公益研究院,这个2000万根据中国时报报道,一年就花完了,怎么花的?这个2000万还有一个80万拨到香港公益研究院,这个钱也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这些具体问题都是针对帐目混乱,我不认为公布的很透明,没有要求捐款人,具体的救助对象,这个钱哪儿去了。我们的质疑都是根据公开的帐目,我们没有编造或者捏造的问题。关于贪污问题,李连杰2007年就说过慈善组织不透明,钱到底是吃饭了还是贪污了,我们有理由去问,过了几年之后重新面对这个问题别人说他是否贪污打了一个问号他就受不了。

金锦萍:所有的基金会都会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大家从事公益项目的时候,财产的使用规则到底是怎样的?

这个问题很麻烦,在哪里呢?因为我们现在的法律法规这方面规定是非常宽泛,除去70%法律规定的,这个规定还不见得合理。一般的规定都是通过基金会自己内部制度规范,但是我们现在要去判断这个交易是不是利益输送,几个标准也是我们行业的规定。并不是法律的。

首先这两个要有关联性,这个关联性怎么判断?利益关联方。是理事还是理事近亲属,还是理事任董事的公司,这是法律方面非常准确的。第二个我们看他们关联之后他们之间交易了,这个交易是不是要发生?我们看他为什么跟他做交易?他是不是通过公开程序?第三如果跟他交易是不是会跟基金会带来更大的利益?他的价格更加优惠,然后我们再看最后的标准在这个关连交易之后,在决策过程里面,这个交易相关的理事、决策者是不是回避了,最后看这个交易本身跟市场价格是不是公允的市场价格,然后我们才能判断这是不是一个利益输送。

我可以告诉你刚才讲的规范不是法律,目前为止法律对这个没有任何规范。我也在呼吁我们以后立法把这个规范加进去。就建议他们在立法缺位的时候自己组织建立相关的规范进行法律风险的规避,这个法律很好,正好帮我们构建这些规范。但是我们不能质疑这个说就是利益输送,利益输送这个判断轻易不能下,就是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