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俊秀 Wang Junxiu

advisor-WangJunxiu

Mr WANG Junxiu is the Research Fellow and Director of China Information Economics Society, Institute of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Member of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Forum 50. He is one of the first initiators of China’s IT popularization. He’s also the former editor-in-chief for “Information Industry News”, “Internet Weekly” and other media. He is the co-founder of Internet Lab and Blogcn. His Main research areas: structural changes of information societies, internet language and information rights. He authored several works such as: “IT Historical Records”, “Where Is China’s Economy Going”, “Openness or Restriction: Freedom of Speech Versus Application of the Law in New Media Context” and many other books.

王俊秀:数据保护不能和中国实际脱节

王俊秀

不知道讲的对不对,没有听大家前面的发言。我讲的是数字权力,正如刚才褚松燕教授讲的,我觉得目前是一种自然的权力,就是在数字化时代或者是互联网时代的人跟自然的权力,这个权力的确是在弥漫着。但是另外一方面,我要强调的是数字权力的结构,中国至少跟美国或者是刚才讲的英国,甚至是跟中国台湾绝对不一样。我们现在主要讲的数字权力,其实是三个,一个是接入的权力。就是说网民能接入互联网,这个在中国问题其实是比较大的。所谓的数字鸿沟问题,在近十年是在逐步的扩大,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包括比如说在网吧,原来可以自由创业。但是中国后来有一个规定,网吧必须是连锁经营,而且网吧经营电脑的台数和面积是有限定的,比如说必须30台以上,面积必须是100平米,而且它的宽带接入是垄断的,只有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可以做,这样的话成本非常高。

  还有就是访问的权力,大家可以看到中国有非常著名的防火墙,有世界一流的网站是不能访问的,可能还有很多学术类的网站是不能访问的。另外是发布的权力,大家的感受可能更加深了,目前最大的事就是在清理新浪微博,据前两天的报道有10万个微博帐号进行了整顿。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他讲我们的清网行动获得了全面的胜利,整个其实是对发布权很大的打击。我们把接入权、访问权和发布权,这其实是中国网民非常自然的权利。

  今天大家也谈到了知识产权问题和隐私权问题,这块实际上也是非常纠结的。前几天有一个非常大的知识产权的官司,搜狐和优酷搞了反盗版联盟,事实上它的实质,我觉得是两种商业模式的冲突,它不仅仅是盗版的东西。因为在PC互联网上,百度的模式必然要出现盗版。在所谓的盗版和知识产权问题上,其实更多的是利益问题,这个不是单纯的法律问题。

  在隐私权方面,中国个人数据保护,这个法律目前还没有出台。工信部有一个个人信息保护指南,现在他们也在讨论。在地方政府关于隐私权,以这种名义出台的规章也有一些。比如说杭州制定了一条法规,但是这条法规明显的是保护官员隐私的。

  我觉得现在谈隐私权力,在中国的语境下,我觉得还不要谈,一谈就会保护官员,比如说我们知道法国有遗忘的权力。我们看到百度的贴吧,地方的吧其实承担了地方监督的作用。如果所有的官员要求遗忘,要求删贴,以正常的理由做这个事情的时候,中国的舆论监督会非常的差。所以我觉得跟西方整个权力结构,至少在现阶段完全不一样。

  相对来说,我觉得台湾实际上也面临新闻结构不一样的地方。我们看到台湾整个网络新闻,第一阵营还是国际主流媒体,比如说FaceBook、雅虎等等,第三个才是个人独立媒体。有一个媒体,它的数字版权可以卖给雅虎和MSN,就是这种大的媒体。在中国这样的环境根本是不允许的,这种结构完全不一样,百度、腾讯、阿里巴巴是第一阵营,第二阵营才是搜狐这些。你个人要出头,要实现版权的交易,这个是比较难的。所以说目前我们来讲数据保护是保护哪块,这个可能是非常重要的判断,保护哪块,哪块是重心,中国跟全世界的节奏和落差有多大,在结构上有什么样的不一样。

  另外一个要判断是商业的保护和个人的保护要分开,个人也要分官员,还是所谓的公众人物,还是公民,我觉得这个完全不一样,这是值得大家来讨论的。如果一味的讲我就是要保护隐私和知识产权,我觉得跟我们自己的语境完全混淆了,这个可能是比较重要的事。因为大家都比较洋,现在全世界讲数字权力的保护,一上来就是隐私权。如果我们一味的跟着这个潮流走,可能就会觉得很洋,但是又跟中国的实际很脱节,我先说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