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春晓 Liang Chunxiao

advisor-LiangChunxiao

Mr Liang Chunxiao chairs of the Academic Council of PCSD. He is the Executive Director of China Information Economics Society; former Vice President of Alibaba Group; former Director of Ali Research Center; former Dean of Alibaba Institute; Deputy Director of the Professional Committee of E-commerce; Member of the Telecommunications and Economy Expert Committee for the Ministry of Telecommunications; Member of the E-commerce Expert Committee for the Ministry of Commerce; Member of the Beijing Information Technology Expert Advisory Committee. In the past ten years he has focused on e-commerce, internet economy and information society. Liang raised many important viewpoints like the three key factors for the success of e-commerce and e-commerce economy, the three stages of e-commerce services (industry), e-commerce ecosystem, network operators and e-commerce development and e-commerce has to be “Business-orientated “. He took part in the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for the “E-commerce development within the Eleventh Five-Year Plan” and other major issues such as the “Chinese e-commerce reports” for the Ministry of Commerce. He authored several works such as: “E-services”, “E-business conquers the world: Alibaba New Business Horizons”, “Search revolution”, “E-commerce – from theory to action”, “Introduction to e-commerce “and other works.

梁春晓:合作行动,意义分享-互联网的未来

梁春晓

谢谢各位,题目没那么大,既然存在那么强大的力量,而且都无处不在,为什么媒体多元主义,还可以成为可能,甚至成为一种必然。其实我要的答案不是说我们有反垄断法,欧洲有什么法院,我想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反垄断法还会出现,我想知道它的可能性和必然性。我想了解的是一种根本性,使我们相信未来,不管是有一种力量多么强大,一定会有相反的力量和机制出现来平衡这个事件。刚才在讨论的时候也提到过技术可能是强大的力量,我们通过电子商务来看看,怎么发挥作用的。

实际上这段时间中国互联网行业一直在谈一个事,天变了,台风来了,有的企业家说这几年赶紧找,赶紧找到台风口上,哪怕你是一头猪,也能被吹起来,要赶上这个机会。最近这两年,包括余额宝和互联网金融一下子火起来了,我们也看到了像美国前段时间刚刚被并购的一家公司,仅仅只有50名员工,而它的市值是160亿美金,它的价值究竟来自于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么少的人能产生这么大的价值。同样我们也看到一个很奇特的事情,我们原来以为传统产业很传统,包括雷军跟格力空调的董明珠打赌,这样的东西感觉到,我们以后可能会越来越多的东西借助于互联网和云计算,他们更加重视数据、移动、社交网络、组织创新等等。现在各行各业都感受到90后的冲击,我的看法90后对未来互联网的冲击,他的影响力绝不亚于移动互联网,我跟客户在交流的时候,90后会从两个方面给你们带来巨大的冲击,作为客户他们有完全不同的行为模式和诉求,作为员工你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管他们,你们一定要高度紧张起来,不管你认同或者是不认同,他们就是未来,他们就代表未来,所以你必须接受他们,你的确认同他们就代表未来。实际上很多人对90后的负面看法,其实我是相当正面的,我相信90后一定是未来中国的希望。

我甚至有一个看法,关于未来中国可能有三大力量会塑造中国的形象,90后、农民工、独生子女。现在我们他的从IT到DT,从信息技术到数据技术,原来谈的是控制,现在谈的是从机械到生态,从简单到复杂,4月18号要搞中国互联网20周年很大的庆祝活动,这20年来我们真正看到开始出现了很大重大的变化,以电子商务为例这几年也经历了很多的变化。同时电子商务经济体本身也在崛起,包括应用、服务、基础设施和设备制造形成了很庞大的电子商务经济体。

我们对2012年到2020年中国电子商务经济体做了预测,总体来说从2012年的8.2万亿的电子商务经济体的规模到2020年是47.8万亿人民币的规模。我本人认为这个数据是保守的,实际上最近这些年,包括十多年的电子商务或者是互联网的发展,它往往超出我们的想象。因为我们的想象往往是线性的,我们在一个园子里面经常会看到这几棵树,我们无法想象这个园子里面除了这几棵树以外,还会产生其他的花花草草和动物,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其实恰好就是这么一个历程。现在我们想2020年电子商务互联网是什么事情,08年几乎没有什么人谈移动互联网,08年云计算刚刚有人开始提起,08年没有任何人谈大数据,08年是这样的情况,现在我们看08年觉得是上世纪的事情,它是一种非线性变化,乐观的理由,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现在我们有很多数据增长的技术,包括网络技术会突破很多增长的极限和人类的瓶颈等等。

一切刚刚开始,包括我们自己内部讨论的时候,阿里巴巴做电子商务做了十多年,发现电子商务刚刚开始,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现在我们所做的事情,把全社会方方面面的事情都搬到互联网上面去,这是互联网化的过程。这里我列举的是经济领域的各个行业,实际上对整个社会来讲,经济只是一小块,还有社会、文化很多这样的东西,所以说整个过程真的是刚刚开始。

我们简单的进行了梳理,最核心的就是新技术,新媒介赋权问题。总的来说,我们感觉在整个经济领域里面,在新技术面前人人平等,人人都有机会。但是是不是接受赋权,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接受赋能,这是另外一件事情。往往是那些既得利益者,往往是功成名就者,其实他接受赋能这件事情是很弱的。六七年前假如说沃尔玛做电子商务,所有的网络零售全部都没戏了。我经常跟他们说,这是不懂得历史,你知道沃尔玛什么时候开始做电子商务,1995年就开始做了,但是他们根本没有把它当回事情。数码相机是新的技术,但是柯达自己创造的数码相机,结果自己被颠覆掉了。在不同的人群和不同的群体,往往是哪些弱小、边缘、底层、草根这些更容易被信息技术赋能,这给我们带来更大的希望,如果没有这个东西世界就更悲观了,这个赋能包括消费者和流通商等等在各个环节里面都有相当的赋能。

所以我经常看到底层网商,很多文化水平不是太高,新的技术给了很多底层草根民众上升的通道,这是我们所看到很多的例子,甚至包括很多残疾人,包括师老师带很多学者看过,老瘫痪者一般情况下连自己找到工作都很难,他居然有几百个员工创造了两个服装品牌,去年的销售额超过八千万,这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所以核心是赋能。

在这个基础上,可能有两个重要的方向值得我们关注,第一个是新的基础设施正在崛起。我们谈得是基础设施,而不是一般的平台,这是大家共享,而且能够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的基础设施,包括我们做公益的,其实公益也是有成本的,但是这样的基础设施起来以后我们公益成本才有可能降低,公益普遍化都是因为基础设施的崛起,降低了所有这些行为的成本,提高的效率。现在我们谈的很多新的物体和商业模式的出现都跟这个有关系,很多是消费者的驱动,原来我们买一个东西货比三家,现在在网上都是分分钟事情,纵向的力量现在是整个板块的运动。

具体来看有三个方面我们认为很重要,第一个方面是整个新技术设施,无论是产业、企业或者是宏观,都在从基础设施的层面上重新思考。我们不再只谈铁公机,我们还要谈宽带、互联网、云计算,包括空调这样的东西都要接入互联网和云计算,以后包括我们的微波炉、冰箱,包括我们的可穿戴设备都会接入云计算。

第二个方面是整个数据的力量,我们原来在考虑经济活动的时候,我们的价值点主要从劳动和资本两个力量来考虑。整个要素开始朝数据方面扩展,它的价值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数据。实际上在我们平台上有一二十人的公司,一年几千万的收入,真的是躺着赚钱的。

第三个方面是新的分工网络正在形成,由此有几个方面,整个新的经济形态为我们展现出几个方面的场景。一个是新大陆,针对现在的变化,已经不是局部的某些方面的工具层面的,甚至是渠道层面上的变化,这就是我们面临的平台。现在我们谈到无论是经济、政治、文化、公益其实都是在这么一个很具体的新的基础上谈这件事情,整个行为带来的变化是很全面和深刻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已经从经济的角度,已经形成一个巨市场,我们在线下能够见到大市场,义乌小商品市场一天都转不完,我们在网上比它高几个数量级的规模,在这种巨市场的情况下它产生了很多原来想象不到新的特征。比如说大连接、大的交货,以前我们可以忽略,但是在这个情况下,它可能成为我们观察和理解这个世界很重要的要素。

再往下,因为巨市场起来以后,实际上它内生出来碎片化,一方面我们看到市场的规模越来越大,当规模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其实它反过来促进了它的碎片化,这个现象其实很容易解释。当你整个只有两千人市场的时候,你做一个产品,有千分之一的人喜欢,其实你只有一个人喜欢。当你这个市场有两千万人的时候,千分之一就是两万个消费者,实际上淘宝有三亿人,这使得很多个性化的东西由此涌现出来。所以说我们看到两个相反的力量都在基础设施上形成,一方面看到大一统,另一方面看到个性化和碎片化。最近大家听到跨境B2C电子贸易,现在整个基础设施成本大幅度降低,使得跨境的个人消费成为可能,订单在碎片化,包括整个交易,产品本身都在碎片化。

所以说如果我们进一步扩展到整个互联网的范围,而不是电子商务,我们看到三个关键词,第一个是平台,新的平台正在崛起,包括电子商务平台、社交平台和其他各种各样的平台。第二个是平台之上巨大范围的共享,以及在共享之下形成高度的分散,这是两个相反的东西正在实现。如果说我们农业社会讲的是分散,工业讲的是集中的话,那新型社会可能是既集中,又分散,未来社会大概就是这样,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