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互联网与公共传播公开课第一讲——媒介道说:道说的世界,无辜的我们

“互联网即人的心与脑,

毁灭你与你无关的时代。”
这个秋日,

北大公传 · 师曾志

为您奉上一场特别的“媒介道说”。

 

 

openlec1

时间:2016年9月3日(周六)14:00-16:00

地点: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105报告厅

主讲:师曾志

主讲人简介

 

师曾志,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北京大学公共传播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公共传播公益基金联合发起人。

师曾志教授分别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获学士学位,北京大学图书馆学情报学系获硕士学位,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获博士学位。曾在新西兰惠灵顿维克多利亚大学及瑞典皇家理工大学计算机与传播学院访学。

其研究领域包括媒介社会学、媒介文化与公共领域、新媒介赋权及公民社会。曾主持评选 2009-2011 年年度北京大学公民社会十大事件,组织北大公共传播媒体高级研修班,发起中国·北大公益传播奖评选等。

北大公共传播高级人才研修班

我们面临着一个叙事时代的来临,同时又是一个话语时代的来临,叙事时代和话语时代究竟有什么区别?

叙事时代最重要的是事件的来龙去脉,重点是事件是如何发生的,这个叫做叙事。但是话语时代是什么?话语是一定要看背后的东西,看这个东西是如何发生的,它回答的是“如何”的问题,不是“什么”的问题。回答“如何”的问题使得我们必须要在我们的认识论、方法论上跟别人不一样。

所以这个时代竞争最大的不是别的,而是你的思维方式,是你如何去看待这个世界,你看待世界这样的途径是什么,你看待世界这样方式是什么。

北大公传研修班,带你以不同的视角认识这个世界。

 

听课福利

1.免费入场 对外开放 坐席有限 点这里预约

2. 一秒钟走进研修班入学进行时,还有工作人员帮你解答报名疑问;

3. 无法到场也无需担心,全程在线直播与名师课堂零距离~

师曾志 Shi Zengzhi

advisor-ShiZengzhi

Shi Zengzhi is the professor at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 Peking University; doctoral supervisor; Faculty Chair of Communication Studies; Director of Centre for Public Communication and Social Development, Peking University; Former Executive Director of Center for Civil Society Studies, Peking University. Her research areas include: media sociology, media culture and the public sphere, new media empowerment, and civil society. She had authored such books as New Media Empowerment and the Rise of the Internet of Meanings and published numerous academic articles in the field of modern publishing and communication studies. She was also the recipient of several major publication and teaching awards in China.
During her term as executive director of Center for Civil Society Studies, she presided Peking University 10 Civic Society Event Selection from 2009 to 2011, based on the selection the book New Media Empowerment: the Co-evolution between State and Society in China was published. Since 2010, she has organized Peking University Public Communication Media Senior Seminar every year; and since 2013, she launched annual PKU Public Communication Award. In 2014, she was entitled The Commonweal Figure of the Year by NF people. In 2016, She co-launched Thinkers’ Summit of Translingual Communication on Life.

师曾志:以显而隐——《关于电视》的解读

《关于电视》(1996)

《关于电视》是布尔迪厄1996年在电视上讲授法兰西学院两门课程的讲稿。 文中《台前幕后》揭示了电视运作的奥秘,幕后的审查、筛选及电视图象、电视话语的结构制作。《隐形的机构及其影响力》阐释了电视是如何控制传媒业又同时受收视率的控制,它的社会功用又是怎样受到经济指标的异化,在民主的形式下形成象征的暴力。

《关于电视》写作的主旨

对文化生产形成巨大的危险
参与性对象化
反抗操纵,确立思想自由
传者与受者间的合谋与默契

《关于电视》电视的功能

电视的基本功能:反民主的象征暴力,即电视不是一种民主的工具,而是带有压制民主的强暴性质和工具性质。受商业逻辑的制约,而不能自治的。
P9:“在六十年代,当电视作为一种新现象问世时,电视关注的是文化品位,追求有文化意义的产品并培养公众的文化趣味;可是到了九十年代,电视极尽媚俗之能事来迎合公众,从脱口秀到生活纪实片再到各赤裸裸的节目,最终不过是满足人们的偷窥癖和暴露癖。” 
电视由民主的工具,沦为商业的工具和象征的暴力。  

象征暴力——服务于商业收视率

非政治化、个人化、煽情,轰动的,耸人听闻的,轶闻趣事,流言蜚语。 
种族歧视、排外主义、对异邦异族的恐惧仇恨
非政治化的政治化

传统伦理道德、价值观的颠覆——杨丽娟事件、周朕事件。

布尔迪厄提到了一个特别重要的概念,即“象征暴力”。这是一种符号,媒介所呈现出来的讯息。不是任何电视内容都会增长知识,有时候会给人的思想意识带来负面影响。当然也不可以简单化考虑“象征暴力”,布尔迪厄这里联系到了电视为商业收视率服务的内容。

比如说现在流行的直播,学生们在课堂展示时使用利于自我表现。了解之后发现,现实生活中没有受到关注的人会在直播平台上被大量“僵尸机器粉”关注,这样产生的存在感和价值感,就好比象征暴力对人性的损害。当人们没有太多抵御能力的时候,会被卷入、不知不觉地吸入直播中。人们把表现欲与形式结合,丧失了本真,而更多地依附于象征性的直播。

台前幕后——先决问题

 
我要说的是否一定就要触及公众?
我是否准备让我的话语以其特有的方式让大众都理解?
我的讲话是否值得让大家理解?
是否该让大家都理解?

台前幕后

学者的思想是否都能被大众所理解?只能说良好的愿望是希望大家理解。每一个人都应该捍卫自主权,所以在沟通交流的过程中,不应该是把我变成你。沟通不是和颜悦色的,和你听不懂的人打交道,观察那些反对你的人,反对你思想的同时可能为你打开了另一扇门。

在某种意义上,沟通是不可能没有障碍的,现在听不懂的课堂内容,若干年后说不定就顿悟了。对传播来说,本身就隐含着矛盾和冲突,不是由我们的意愿决定的,而是由我们的能力、水平、体验、经验等所决定。

台前幕后的问题,不是二元对立的。它隐含的思想是一种东方智慧,要从三个角度来考虑——因、果、缘。原来我们都讲求因果,现在多了一个缘,也就是机缘。

看不见的审查

操纵——谁发言、内容、标题、时间、主题、叙述方式、技巧、形势、交流环境等。
自主性的丧失;
自我的约束,自我的审查;
隐秘性——遮蔽了民主参与重要性

Symbolique(象征,声誉,文化)

建立于公认社会价值之上的一种资本,它能使某一社会团体获得权力
像磁场一样具有远距离吸引力
相当隐秘,它往往不为人们所意识,但却是存在的
对内容的选择——社会新闻娱乐化,不是看表面的,而是分析其背后的机制上的根本问题。
人们对社会事务关心程度的分化——在某种意义上,它们掩盖了弥足珍贵的东西。排斥了公众行使民主权力应该掌握的重要信息。(P15)

以显而隐

命名以及词语意义的延伸
多样性的,体现多元价值的
记者等人是戴着“眼镜”来选择要报道的事物
选择的原则:对轰动的、耸人听闻东西的追求(P17)
追求头条造成同质化 ——“他们在手段上又相互效仿,所以他们最终又在做同一件事,那就是追求排他性,这在其他地方,在其他场可以产生独特性,但在这里却导致了千篇一律和平庸化。”(P18)
对异乎寻常事物的关注
因此而具有政治的、伦理的意义,足以激起人们强烈的但往往是负面的感情,如种族歧视,排外主义,对异邦异族的恐惧与仇视等,而一个简单的评介,一则通讯报道,一次录音,总隐含着现实的社会构建,能造成动员性的社会效果。(P19) 
千篇一律、庸俗化 排他性、遮蔽性
对平常事物的忽略

信息的循环流通

话语权的主体
新闻电视业的同质现象 :“垄断导致一体化,竞争导致多样化”,对媒体是不适合的,主要原因担心漏报;自己的观点与别人的一致性;细微差别却掩盖着巨大的相似性(P23)
有关信息的信息,多来自于同行,重要性等级划分的一体化;隐匿的上帝-收视率来决定。
与社交媒体的比较:信息的不对称性。

紧急性与快速思维

突发性事件加剧传媒的竞争
面对电视的思维;fast-thinkers
电视思想传播的效果
快思手与媒体界常客:起心动念,需要训练与思想的诚实 真正的思想交流,真正有话说能说到点上的人:“思想就其定义而言,是颠覆性的:它必须以解除‘固有的思想’为前提,然后应该加以论证。”(P30)

矛盾与紧张关系

电视是一种极少有独立自主的交流工具,受到一系列的制约,而各种制约都与记者之间的社会关系密切相关。
所谓社会关系,是一种激烈的、无情的甚至荒谬的竞争关系,同时也是串通的关系,客观上的同谋关系。(P39)
事件中所真正体现出关系与权力的作用与反作用力
竞争与同谋关系的基础:“与他们在象征的生产场中的各自地位相联系的共同利益,是他们之间有着共性的认知结构以及与各自的社会来源、受教育初度息息相关的感知方式和评价方式”
电视不利于表达思想,必须在固有思维上运作。
消化过的食品和预先形成的想法。
记者的专业主义精神与妥协。
柏拉图:“我们都是上帝操纵的木偶”
我们是谁:必然性和结构所操纵的木偶而已。(P42)

无形的结构及其影响

 
受必然性与结构所操纵
引入“新闻场”、“场域”的概念

新闻场

新闻场的概念
新闻界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有着自身的法则,但同时又为它在整个世界上所处的位置所限定,受到其他小世界的牵制与推动。(P44)
既强调了新闻界自身的结构:“人们不可能直接从外部因素去了解新闻界内部发生的一切”,又扩展开来,注意它与其他“场”的相互作用,比如经济场、政治场、法律场等的关系。  
一个场就是一个有结构的社会空间,一个实力场——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有在此空间起作用的恒定、持久的不平等的关系——同时也是一个为改变或保存这一实力场而进行斗争的战场。(P46)
结构:结合与构造;形态与状态;部分与整体
结构与个体的关系

场与场之间的关系

媒介是大规模传播的工具,对公共空间的控制,具体控制着普通公民、学者、作家、艺术家等。
传统媒体与社交媒体:如何融合?相互影响? •结构的选择:场与场,就是关系,关系是权力、资本、实力、利益、资源等。
结构的力量:所处结构以及自身所在结构中的地位与作用的影响;代理的权力与自身的权力;新闻场受其他场域影响最大的一个场域。

通俗化的力量

个人的选择:对他者与对自我的要求 •对“人造物”的盲目坚守与“造谣”惑众
犬儒主义、反智性主义、民粹派的自发主义、怂恿蛊惑

新媒介赋权时代的场域博弈:东风风光580论坛 >  百名网红全方位直播,独一无二的“风光”气势来袭!

“中国城市第一媒体联盟”2007年4月8日,北京青年报、广州日报、钱江晚报、楚天都市报、重庆商报、大河报、成都商报、江南都市报、海峡都市报、春城晚报、齐鲁晚报、扬子晚报、新安晚报、新闻晨报、辽沈晚报、每日新报、燕赵都市报等全国17家主流报纸的代表齐聚山东济南,宣告成立“中国城市第一媒体联盟”,同时召开了首届第一媒体经营峰会。

媒体联盟的目的

强强联合,进行资源共享、活动策划、联合营销、整体互动等多方面的合作,共同应对日益激烈的报业竞争,应对其他媒体的挑战,降低运营成本,增强成员媒体应对市场风险、拓展发展空间的能力,达到合作共赢。

结构的程度:紧密的还是松散的;表征性的还是本源性的。

个体的作用与价值。


联盟成员《泰山宣言》宣告

相互尊重,彼此信任,风险与责任共担,资源与利益共享;联合起来在五大媒体的市场竞争中抢占更为重要的制高点;逐鹿更为广阔的广告市场。

对社会重要议题的遮蔽

任何一个新闻机构甚或一种表达方式,越是希望触及广大的公众,就越要磨去棱角,摒弃一切具有分化力,排斥性的内容。(P51)
公共话题的轻松性与娱乐性。
它会让人放弃深究的努力,不去弄清有关现象发生的原因,去弄明白为什么没有认真地这样追求。——改变我们的观察思考方式(P52)

评价、裁决-收视率等

新闻界是一个场,但却是一个被经济场通过收视率加以控制的场。(P62)一个越来越受制于商业逻辑的场,在越来越有力地控制着其他的天地。(P65)他律还是自律的生产者?判断记者、媒体的标准:媒体?符号世界中的?同行的?社会的?群体的?人际的?

话语者:犬儒式的和医治式的

通过了解所在领域的规律,以更为有效地运用自己的策略

人格分裂的(良知)

自我与他者颠倒的

部分概括整体

医治式的,了解所在领域的规律或趋势,与之斗争。

象征世界到现实世界的回归?“大众的消失”?

后果

入场权的降低,通俗化——人们熟知的事情,不去触及人们的思维结构(P54)

能触及最广大民众——电视从它所采取的一种文化行动策略转向了某种自发主义的蛊惑术(P55)——使人心意迷惑

与大众的趣味,与真正民主地利用大规模的传播工具,是背道而驰的。(P55)

新闻场的复杂、矛盾性

应对并不一定是民主的集体情绪施加的压力应保持距离。(P75)一方面推波助澜,一如既往地给别人提供最漂亮的操纵工具,一方面又反过来愤怒揭露或冠冕堂皇地谴责别人的种族歧视行为,进而为自己捞取道德和人道主义崇高思想的美名。(P76)

记者的作用

记者“事实上垄断着信息生产和大规模传播的工具,且凭籍这些工具,他们不仅控制着普通公民,还控制着学者、作家、艺术家等文艺生产者进入人们常说的‘公共空间’,也就是说大规模传播的空间。”(P53)
倾向于反智性主义(P54)——一种态度,一种体现在政治经济各方面的社会文化的心理结构,对知识分子的怀疑与反对,对知识分子的轻蔑与敌视。
 
对记者的理解——受所在结构的限制
电视的判断似乎代表着公正和社会舆论,似乎代表着真理
对学者的判断——Media Scholars
媒体内外“互搭梯子”——Best Sellers

对那些原本就无法通过促销、营销手段广为传播作品的排斥、边缘化

新闻业与学者的合作

 现在人们已经弄不太清一个人的名气到底应归功于传媒的好评,还是在同行间的声誉。(P70)
 越受同行承认,也就是说专业资本越雄厚的作家,就越会有抵抗的倾向;相反在纯文学实践中越不能自主,也就是说收到商业因素吸引,就越倾向于合作。(P72)

布尔迪厄的依达诺瓦法则

一个文化生产者越自主,专业资本越雄厚,只投身于除了竞争对手就没有别的顾客的市场,那他就越倾向于抵抗;与之相反,越把自己的产品投向大生产的市场,就越倾向于与外部权力,如国家、教会、党派和今天的新闻业和电视合作,屈从于它们的要求或指挥。(P73)
布尔迪厄的策略
“象牙塔策略”,人们在塔内互相评判,互相批评,甚至互相斗争,但互相都知根知底,明明白白;在塔内尽可以对阵,但用的武器应是科学工具、技术和方法。(P72)
积极的用电视来揭露电视的象征暴力,“人们能够并且应该以民主的名义与收视率作斗争。……应该给人们评判、选择的自由!”

具体做法
提高电视的入场权,增强出场的责任;
最大限度利用电视的传播功能;
普遍创造能通达普遍化的条件。(P78)

媒介与媒介之间的关系

电视强势的,对其他媒体的影响。
对其他媒体的暴力和压制。
社会新闻的娱乐性质,不伤害任何人,又取悦于任何人。

结论

媒介所表现的犬儒主义——自主性的丧失
新闻场可能遮蔽重要的议题
对观念、思考方式的不能够浅尝则止
媒体的反智性主义
自发主义的蛊惑术:警惕与理解民粹主义
操纵工具——捞取道德和人道主义崇高思想的美名 

《关于电视》(1996年)之后

“将来的文盲是不懂得摄影的人,不是不会书写的人”,我们可以改写为:“现在的文盲是不懂得互联网等技术的人,不是不会书写的人”。“灵光”、“灵韵”与仪式:作品的唯一性、独特性、排他性、异质性。机械复制:万物皆同:物化与异化

szz-abouttv

课堂展示精选

《谁的吴亦凡?》 展示人:陈睿

陈睿同学分享了当下热门的“吴亦凡事件”,通过小G娜的吴亦凡、社会的吴亦凡、粉丝的吴亦凡三个角度探讨呼应主题:吴亦凡到底是“谁的吴亦凡”,其实明星是媒体的报道资本,吴亦凡并不是他自己的吴亦凡。


老师点评:谁是吴亦凡,吴亦凡是谁?

主题鲜明论述结构清晰,明星是具有无数身份的,他们不断被消费、被解构、被建构,明星新闻背后的传播是自发性的还是有意为之的传播?这类事件是偶发性的,但是在社会化媒体和粉丝加入后,事件持续发酵,开始变的复杂。传媒变革带来的变化,打破了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的界限,而这种对隐私保护的忽视是极危险的,私人事件的公共化,印证了吉登斯提出的社会“脱域”理论。这类事件在发展中已经离开当事人,转而在一个更大的空间中建构新的社会关系产生新的讨论。当下此类事件的屡屡发生,也意味着大众还会将公共事件私人化,对该究竟东西的不究竟。公共空间是有限的,私人事件的大量占有,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这是媒介变迁带来的转型必然要发生的,那么解决的办法还是应该加强媒介素养,私人事件引发的“脱域”会产生不可控的后果,需要引起重视。朋友圈、微博也是公共空间,因此在发声的时候要注意媒介素养。另外,还要看到“脱狱”带来的风俗习惯思想观念的变化,比如它对传统婚姻爱情观念的改变,我们常说的“我爱你”更大程度上隐含的是“你要爱我”,所以应该如何处理现代社会的婚姻恋爱关系,就应该是离开小爱,提升每个人的自主性和独立性。通过今天的分享,我们可以发散思维提出问题,那么,我是谁?

文|根据课堂内容整理

编辑|罗昊、丁一然

师曾志:雾霾严重的时候尽量不要出去 学校也要停课

由凤凰公益频道、安平公共传播公益基金联合主办的“正益论”沙龙第二期《十面“霾”伏,你行动了吗》于3月23日举行,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公共传播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师曾志在沙龙上呼吁雾霾严重的时候尽量不要出去,学校也要停课。

rdn_532f97a320f31

以下为文字实录:

师曾志:像霾这样的情况,实际上对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有影响的,但是现在有一些阶层,可能有钱的中产阶级会采取一些自我防护的办法,没钱的可能就去买个口罩,有钱的就在家里开个环境净化器,据说有些特权阶层可能就弄个棚子什么之类的,您从专业的角度来讲,这个管用吗?

潘小川:空气净化器,如果说室内的密集比较好的话,还是有用的。现在有新的净化器,能标识出来达不达标。口罩就很难说了,方式的影响因素是很多的。

卢伦燕:我觉得在最严重的时候,大家还是要有防护措施。但是我也想,潘老师从人对于疾病的预防和人类进化的角度,甚至说不带或者不防护,人类进化的比较快一点。但我自己感觉,在最严重的时候还是要采取一定的防护措施,包括减少暴露在外面的时长,尽可能的戴功能性的口罩,要求正确的方法。比如说像小孩生理的特点非常不适合戴口罩,冬天还好办,夏天的时候戴得上吗?而且我有这个感觉,比如说你戴口罩,如果不戴空气阀的那种,三角区域就非常的潮流,我们有同事这个位置就不停的长痘痘,我自己在这个天暴露在外面还不会马上有呼吸道感染,戴上再摘下来,两下就感染了。

师曾志:我们今天在这里呼吁下,雾霾严重的时候尽量不要出去,学校也要停课。

师曾志:公民行动不是把霾治了 是为公共决策提供事实

由凤凰公益频道、安平公共传播公益基金联合主办的“正益论”沙龙第二期《十面“霾”伏,你行动了吗》于3月23日举行,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公共传播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师曾志在沙龙上表示公民行动并不是说我们要把霾治理了,我们也在治理,我们行动的意义在哪里?在于我们对公共政策提供事实、数据。

 

rdn_532f97974c861

 

师曾志:我想通过咱们将近两个小时的讨论,霾这个问题,基本上几位专家都指出来了,是人祸,不是简单的天灾,我们理清这个问题了。

第二个问题,霾是一个持续性的问题,不是我们所想象的,不是偶然的,可能是一个我们需要长期跟它斗争的事情,除非你可以移民到其他国家去,如果你移不了,无论是特权阶层还是中产阶级还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好像都没有非常有效的办法让你躲避。

第三个问题,今天专家也是特别的尖锐,一针见血提出这样的问题,其实在中国来讲,霾的很多问题是大老虎和小苍蝇的利益,尤其是中国社会发展当中权贵资本结合以后很复杂的背景下产生的问题。我们就是简单的去抗争的话,这个似乎是很难很难的。

 

rdn_532f97a320f31

 

因为我在做新媒体,其实我们看到霾这个问题,的确是一个很可悲的问题,但是我们之所以能够比较快的了解霾的真相,之所以霾这个问题能够引起大家的关注,这个跟新媒体的传播是有关系的。如果没有新媒体我们可能现在不知道被怎么样的一种话语在欺骗。现在来讲,我们看到通过新媒体各方面的信息不断的报道,或者是在每一个公民表达自己的意见和行动的过程中,其实这个问题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关注。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工业革命、现代化的进程、现代性所带来的一个其他发达国家也遇到的问题。

周教授概括的非常好,表面上是自然的霾,但是有心理霾、政治霾,这里面还想顺着周教授的想法说,其实有一种是消费的霾,就是消费者自己的不文明,或者我们追求一种所谓文明的生活而带来的一种文明的消费霾。还有一个是利益的霾或者是叫利润霾,就是利益集团之间复杂背景的东西。还有就是消费社会的到来所造成我们对消费,对于物质绝对外向的追求。比如说女性的化妆品,是不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东西,还是自然的东西最好?其实背后都是商业主导的,我们已经丧失了自我的一种天然和自然能够对环境很好的方式影响着我们的消费观念。

但是霾的确也是一个技术的问题,也是一个专业化的问题,尤其是在解决的过程当中,也不是说我们普通的人,我们就喊两嗓子,或者是我们不开车好像就能够解决的问题,也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所以解决这个问题相当的复杂,我们不可能一下子找到一个答案,一下子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要认清这个复杂性究竟是什么,我刚才讲的可能是这些复杂性包含的一些因素,该怎么办?

但是我觉得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社会各界的协同能力。比如说我们个人、NGO组织、媒体、企业,你可以看到在这个环境问题上,其实有些企业家在新媒体上起到意见领袖的作用,这些其实是应该联合起来,应该共同行动。包括NGO与NGO之间、人与人之间,联合行动的价值非常非常高,而且我们一直在谈赋权的问题。一直有人认为我处在什么地位、什么社会位置上就有什么权利,不对的,权利是存在于社会关系里面的,是关系造成的一种权利。刚才有人问,个人怎么行动?像那些数据,就要不断的监测,比如说政府说了,我在监测,就跟您死磕,监测点究竟设在哪里了?一个组织一个人可能顾不了那么多,但是能不能NGO组织共同,包括和一些公民个人联系。支持这些公益组织,支持这些真正做公益的机构、团体、个人,让他们做这样的事情,各发挥各的能力。

在这里面还特别想说,其实我们在行动的过程当中,并不是说我们要把霾治理了,我们也在治理,我们行动的意义在哪里?在于我们对公共政策能力提供事实、数据。政府的官员在有些时候并不是说不愿意改变,它不知道怎么改变。很多问题是专业性、技术性的,所以我觉得,包括凤凰和安平一起在做,我们就是想推动公共政策的变化,通过社会各界的连接、行动,改变中国霾的命运,其实也是改变生活在中国大地上每一个人的命运。

 

rdn_532f978db55a9

 

而且还有一个,我觉得还是深深的爱这个祖国,不是说矫情或者怎么着,你到外面去越多,可能你越会选择自己的祖国,你的这个根会越深。这个霾的问题其实已经涉及到我们根的问题,躲都躲不开,不像有些问题是可以用其他的权利或者是资源解决的,这个是很难解决的。所以今天非常非常感谢三位嘉宾,也非常非常感谢我们凤凰网的这几位一直为这个沙龙做了大量工作的工作人员,也非常感谢在座的各位来到我们现场。谢谢大家。

师曾志:靠人性来管理制度发展行业靠不住

zyl-shizengzhi

师曾志:非常感谢嘉宾也非常感谢在座的听众,积极的参与我们这样的话题的讨论。公益的发展实际上是中国社会转型当中特别重要的部分,到现在来讲,其实已经成为一种简单的,其实我们希望它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哗众取宠的娱乐性的新闻,真正的切入多公益的发展本质的问题。这个问题上来讲,我想靠人性管理一个制度或者是发展一个行业是靠不住的。

师曾志:公益监督不死 只会更加纯净

zyl-shizengzhi

师曾志:第二点是监管或者是监督,社会各界的协同和监督,我们一直说政府是监督不死的,公益行业也是这样,监督不死,只会更加纯净环境。

泰峰做的这篇文章放到了新浪的八卦版,他很不满意,我怎么能八卦版了,八卦也是需要专业的。有的不专业说李亚鹏基金会这是完全不专业的表现。

我们想积极推进制度方面的完善比质疑明星本身的动机或者是背后把民众财产聚为己有的行为,是一个更为重要的一个问题。

而且刚才我们也澄清了,嫣然医院不是属于个人资产,已经是公产的问题。

社会投资做公共教育的问题,医疗的问题,养老问题等等,嫣然只不过作为一个案例引起大家的全方位的关注,而且今天永光老师谈得特别多的,我们的私立大学能够什么时候有,而且真正促进中国教育的改革、完善和发展真正的为这个国家和民族作出一些贡献。

所以这个背后有一个问题,中国公益的确是发展到一个程度。目前的情况是阶段性问题。

我也不太同意舒泰峰的观点,美国人是可以信任的。因为中国的公益发展和美国基本上差了百年的历史。在发展的过程中,大家只不过是时空的错位,遇到的问题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因为不同的,各界的共同的交流、对话,不同的来去澄清这样的问题。

所以到现在来讲,美国公众的捐款人对公益组织,百分之百愿意让你做行政管理,首先我要信任一个组织,我一定要让这个组织成长壮大起来,如果这个组织不成长不壮大,老是永光用的一个词不老树永远长不大或者是没有这样的支持的话,这个社会组织,社会建设,乃至于社会自治是没有办法完成的。

所以这个意义上来讲,在现阶段,我觉得中国公益组织在发展的过程中,这样的信息公开尽管有法律制度的一些安排或者是规定,但是可能社会的合法性会是更重要的,也就是基于道德和基于公众对你的信任。这样的环境下对于个人来讲,就是永光老师刚才说的被复着十字架的前行,我觉得这是一个时代,一个过程。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这样的过程能够短一点。

李亚鹏所说的给他一个绿色的环境,他愿意来跟大家对话,公布他的各种各样的信息。在座的都是媒体人和公益人都能够共同来创造或者是来建设绿色的舆论的环境吧。

最后我们也是希望大家能够持续关注凤凰安平的“正益论”,我们就是想从公益和媒体间架起一个桥梁。分析一些公益界也好,媒体界遇到的一些问题,共同协商,来看看我们能不能有更好的解决方案,有一个出路,这个出路不仅仅是李亚鹏要的出路,周筱赟也想要有一个出路,其实他的初衷也是想净化中国公益的绿色环境,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