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孝正:雾霾罪魁祸首是汽车工业龙头 治理要壮士断腕

由凤凰公益频道、安平公共传播公益基金联合主办的“正益论”沙龙第二期《十面“霾”伏,你行动了吗》于3月23日举行,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在沙龙上表示中国的汽车工业是特殊的,现在的汽车,一年快增30%、40%,现在汽车超过欧盟、美国。雾霾的罪魁祸首就是汽车工业龙头,他们就得壮士断腕。

 

以下为文字实录:

像雾霾就不实事求是,雾是水,非得把雾和霾搁一块儿,应该叫灰霾。光有雾,大气不流通,如果没有污染源,就没事。关键是有污染源,最近报纸上说法国、巴黎有霾了,人家没有那么多事,汽车尾气是罪魁祸首。我们有人说,汽车尾气对雾霾的贡献是4%,这就是胡扯。我刚才讲的霾也是,前两天是七天,本地大约占四分之一,还有四分之一是吹的,天气预报讲的是大气环流稳定,实际上就是不刮风,水平流动是正常的,还有垂直流动呢,上面高一千米是降低六度,上面反而暖和了,相当于盖了一个棉被。水平的流动基本没有了,垂直流动也没有了,可不就是被窝里放屁,独吞。咱们可不是,为什么有霾?炒菜,中国炒了几千年菜了也没炒出霾啊,他说发胶,发胶是有,但都不是主要问题。

所以我的主张很简单,一旦到了雾霾的时候,预测还有三天、五天,马上该停了。还有一个例子,2008年奥运会,八月份三十天蓝天白云,汽车都停了,四个省的工厂都关了,不就是蓝天白云吗?所以说治霾就一条,一到有严重霾的时候就停车,公车免费。工厂不见得,燃煤是10,咱们说2.5。三亚也有霾,三亚怎么有的?车多。深圳也是霾,因为深圳的车也不少。中国的汽车工业是特殊的,他们找的专家说4%,那都是他们的专家。所以说要想深化改革,就得壮士断腕。汽车工业符合科学发展观吗?以人为本,全面协调,你协调了吗?现在的汽车,一年快增30%、40%,现在汽车超过欧盟、美国。罪魁祸首就是汽车工业龙头,他们就得壮士断腕。

周孝正:公民意识包括自由和负责任两方面

由凤凰公益频道、安平公共传播公益基金联合主办的“正益论”沙龙第二期《十面“霾”伏,你行动了吗》于3月23日举行,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在沙龙上表示公民意识包括知识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这就是要大力加强公民意识教育,树立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自由平等、公平正义的三大理念。

 

以下为文字实录:

周孝正:从大的方面角度来讲,就是要树立公民意识,什么叫民?自由和负责任的来决定,什么叫自由?自己走,在中国话语性,自由就是自己走。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过些日子就躺着、爬,等到一两岁就自己走,自由了,因为一般小孩子肯定走三步走不了,大人得鼓励,爬起来,经过了一段时间,孩子自己走了,但是你得负责任,父亲、母亲一起走,将来你自己走,你摔倒了得自己爬起来,所以自由得负责任。这就是公民意识:知识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这就是要大力加强公民意识教育,树立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自由平等、公平正义的三大理念。

比如说你那个车油的质量不小,就是中石化、中石油的问题,所以中石油搞大参观,中石油的老大都被双规了。为什么叫公平正义?包括十八届三中全会、李总理的讲话,只要公平正义,简单讲就是别欺负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愿别人欺负你,也不要欺负别人,就是同情心,如果人类没有同情心,根本不能组成社会。比如说文明生活方式,你们大家都开汽车,都堵了,怎么办?特权,以前北京就特权,以前有警报器,你按我也按,满大街都是,现在没有了,大家都买汽车,特大城市就得堵车,到哪儿车就堵哪儿。所以说既然要在特大城市,北京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等等,至少文化生活比较丰富,比如说奥运会不在北京开,在天津开,公共交通解决这个事。现在北京想买汽车的人有一百七十多万,摇号,现在路面已经接近六百万了,北京的道路就能容纳七百万。所以这就是公平,你想买车我也想买车,单双号,单双号也不行。那就按尾数,按尾数我买十辆怎么办?所以说市场经济是公平经济,并不意味着穷人不可以。市场经济是法制的,不是说涨价,现在国家解决问题就涨价,这都不对,是方向错误。包括醉酒价车,罚款,怎么可以罚款?让他做义工,你醉酒驾车了,当两天义工,为什么要罚钱?有钱不怕罚,没钱罚不怕。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所以罚钱非常恶劣,所以我们要提倡文明生活方式,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要对地球好,你好我也好。

周孝正:雾霾肯定是人祸 不是天灾

由凤凰公益频道、安平公共传播公益基金联合主办的“正益论”沙龙第二期《十面“霾”伏,你行动了吗》于3月23日举行,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在沙龙上表示雾霾肯定是人祸,不是天灾。雾霾的产生跟人们不恰当的生活方式有很大关系。

 

师曾志:雾霾这个事情还是跟工业的发展有关系,不是偶然的现象。我们国家现代化过程,一方面带来物质上的提升,但是以环境的破坏为代价的,周老师,您谈谈您这方面的想法。

周孝正:雾霾肯定是人祸,不是天灾。200多年以前,印第安人对西方的殖民地国家说,说地球不属于人类,而人类属于地球。“人类属于地球”这句话就成了联合国的口号。雾霾的产生跟人们不恰当的生活方式有很大关系。人要追求幸福,幸福是新鲜的空气、清洁的饮水、食品,现在这三样东西大部分都恶化了。原来环境保护是基本国策,在前几任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讲到,我们的环境“预估有所改善、整体正在恶化、前景令人堪忧”,治理的速度赶不上污染的速度,原来叫点污染,后来改成面污染,现在又加上现污染,就是汽车、高速公路等等,更严重的是水,还有食品,实际上这就是发展观的问题。

 

周孝正:发展观出了问题。我们有一句话叫前车之鉴,人家这儿翻了车了,你怎么走了也翻车,因为你是后发展的,这叫文过饰非。发展观什么意思?就是刚才讲的GDP,要的是产值,政府说我们要绿色GDP,可是现在治污染需要一万个亿,创造三百万就业机会,这叫什么事?先把空气弄完了,GDP就有机会出来,所以我们应该要合理的发展观。发展观就是以人为本,人的本就是空气、水、食品,这都是人本最核心的。所以说这是发展观的问题。

周孝正:首先是政治霾然后是心理霾 最后才是大气霾

由凤凰公益频道、安平公共传播公益基金联合主办的“正益论”沙龙第二期《十面“霾”伏,你行动了吗》于3月23日举行,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在沙龙上表示现在中国有四句话,霾基本靠风,垃圾基本靠坑,污水基本靠冲,政绩基本靠蒙。用政治清明之风吹政治霾,用心理的健康来吹心理霾,用自然的风吹空气中的霾。

 

以下为文字实录:

卢伦燕:其实北京是已经有关于几级预警,什么样的情况下,幼儿园要停课、中小学要停课。比如说红色预警的时候就应该停课,可是都那么严重了,一直都没到红色,但是实际上大家已经快坚持不住了。这个问题是有所谓的机制性的东西给套上了,永远没到最严重的时候。

周孝正:这个观念就是他就是不实事求是,连续五天到七天都爆表,就是橙色,就不是红色预警。有预案,但是就是不按预案来。都是大气稳定,今天的污染物肯定推翻不了,已经预测了,而且已经爆表超过三天了,就是告诉你橙色,所以这个事还是政府问题。首先是政治霾,然后是心理霾、最后才是大气霾。

两个意思,一个是有红色预警,而且有标准,这边达标了,达标了就不给你红色预警。第二个,标准抬高,美国是10,咱们定的就高,定的高也达到了,还是不给你红色预警,是两个错误,因为标准太高了。

就是打自己的耳光,标准都超了,就是橙色,为什么要落实依法?就是这个,你定一个红色预警,到了标准了,自动的就提醒了。法制国家是到点就开始,因为你们这个规矩是你们人定的,但是一旦定规矩就得立法,一旦立法就得执法。

用政治清明之风吹政治霾,用心理的健康来吹心理霾,用自然的风吹空气中的霾。现在中国有四句话,霾基本靠风,垃圾基本靠坑,污水基本靠冲,政绩基本靠蒙。为什么要进行群众的教育?群众的眼睛是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