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ier Creemers:Balancing Citizen’s Right:Towards Building

Speaker: Rogier Creemers

Rubicon Scholar, Programme for Comparative Media Law and Policy, University of Oxford

Photo: Rogier Creemers

Rogier

大家下午好!师曾志老师想让我简单地说一下现在国际互联网管理面对的一些挑战,面对的一些问题。我想先给你们说一句话,就是我们生活在一个腐朽的年代,年轻人不尊敬他们的父母,他们不礼貌而且没有耐心,他们经常喝酒而且不自律,我看很多人笑了,这句话来自古代埃及的一个坟墓,历史有六千年。你看我们的一个基本的观念六千年没有变化,为什么我这样说?因为我经常看到,而且在刚才一些发言人也提到了这个问题,就是我们看到某一个事件发生,我们马上说出了一个问题,传媒的问题,政府要办事,我们要把这个问题解决好。有时候这有一点道理,可是有时候有道德的恐慌,为了应对一个问题就盲目的去采取一些措施,而不考虑到其最基本的内容,所以我想把我们的重点转到我想最重要的一些基本观点来看传媒的管理。

第一,我们要清醒。为什么?我经常看到有人觉得我们会达到一个理想的位置,比如说我们英国现在在讨论一个新的名誉权法。名誉权法,有人说我们可以达到一个理想的平衡,如果我们找好方式,找好办法,我们便可以找到一个理想的解决办法,永远也不再需要有人管,这个不可能。人类的社会总是会有一点乱,总是会有一点意外,所以如果我们只想达到这个理想的终点站,我觉得可能有一点骗自己。其实可能一个更合理的方式,就是找到最迫切的问题出现在哪里,并解决它们,而且也必须接受在这个社会上我们不喜欢的东西总是会有,所以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宽容。我打开电视,肯定我会看到有些节目我不喜欢,可是真正的现代的社会里面我们不能说我不喜欢,它就是非法的。我自己觉得法律只应该管最不公正的事情,其他的东西我们可以找别的办法来解决,可能对传媒来说,法律和法规不是最理想的方式。

第二我想说法制。根据我的了解,传媒上法制最基本的意思是问责。问责与责任有一点不同,为什么?我的看法是,问责最重要的结果是你不仅给别人看你在做什么,事实上是你给别人看你想让他们看到的东西。真正的问责是意识到社会上所有的成员、组织、机构、部门必须负担他们行动的后果,这是最重要的,这需要一个基本的框架。这个基本的框架取决于明显的可执行的权利,个人权利、机构的权利。当然我们这儿还面对一个问题,我昨天说到隐私保护,隐私保护在欧盟法里面,私人生活是一个基本权利,言论自由在欧盟人权公约第十条也是一个基本权利,当然会有冲突,而且这个冲突是不会解决的,永远会存在的。所以我们需要一批有能力的法官,而且有独立性的法官,给他们工具和一定的空间,在面对一个一个案件的时候,来做出合理的公正的判决。为什么他们需要这个空间,我们不能从这儿开始预算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我们不能准备每个事情的解决方案,这不可能。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有公信力的司法机构来解决个体案件,这可能会成功,弹不总是会有,我们总是会发现,对一个案件的结果,我们还是会有意见。可是这又是一个真正的现代的多元化的社会的一个效果,我们不可能总是对的,我们不可能达到所有我们喜欢的结果。或者用英文的一句话说,我动拳头的权利最快的边界是你的鼻子,最后说到公信度,公信度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按照我的理解,公信度最重要的一部分是说实话。问题是我们在英国发现,尤其是在布莱尔时期,我们面对的是政治营销,一般人不笨,他们知道这个是营销。真正想提高公信度,要诚实,说实话,这个是我想说的最基本的一些观点。谢谢!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