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以成人

 

编者按:深夜看到北大互联网公共传播研修班15级学生、中新社记者写的心得,很感动!他的叙述不是简单的修辞与词汇堆砌,而是他生命切实感受的表达。我相信真正打动人文字一定是自己生命最真实的表述。

——随记旅途和学习中的一些感悟

学以成人,学习、生活、工作最根本的还是让自己有良好的生命状态。每年,他会以不同姿势环球飞行至少十几次,绝大多数是出差,很少部分是休假。三十岁了,地面上摆在他面前的选项太多,或许只有在狭小的飞行舱内,他才有片刻感到母体子宫的安全感,背景音是发动机不规则的扰动,身子随着颠簸摇晃,黑暗的舱室偶有娱乐屏幕的荧光,半睡半醒间,像极了隔着母体腹中听到午夜呼啸而过的列车,而他,不知今夕何夕,不知此身何处。学习、工作、生活,这是一个中年人需要直面的人生。关于学习,他心心念念的恩师讲述媒介道说,阐释权经之辨,直抵生命传播,在五台山,在中意桥,在南普陀,在龙泉寺,那些闪亮的日子,那些闪亮的思想,在工作的繁累间隙、在无数个凄惶辗转的长夜、在经受试炼考验的时刻,在他的心底生根发芽、茁壮成长,那颗遗失于时光幻梦之海的种子,终而开出亭亭玉立的花朵、结出正心正念的硕果。生命,是一场盛大的修行,或者一场盛装的远行。

三十岁了,但他距离“而立”还很远,但距离心灵很近,他仍在城市的孤岛漂泊,这是思想的漂泊、心灵的漂泊、物质的漂泊,但或许,漂泊状态就是上升状态,他告诫自己:用心享受思维的乐趣、行走的乐趣、创造的乐趣。然而,他所面对的问题显而易见,比如时间的高度分割,碎片化似乎已成为信息社会的附属品,而他的工作,归根结底仍是“信息”的生产制造、传递搬运、分析解码。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的古典智慧中,品咂中庸之道的意韵,正见岁月静好、山高水长。

平日里,他爱读恩师推荐的那本黑塞的《悉达多》,吟哦鼻音与喉音,想象崇高、走入崇高与代入崇高,悉达多最终不还是那个悉达多,即使他就是人们心中、时空意义上不朽的佛陀乔达摩。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运,每代人有每代人的命运,每个民族有每个民族的命运,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命运,在庞大的时空棋局中,迷信胜天半子往往寸步难行,全力辗转腾挪未必海阔天空,咬牙投子弃局未必从此逍遥,时者,势矣,身在其中,对恩师所示权经之辨,越读,越有心得。以文明的名义,他还读过余秋雨、萨缪尔·亨廷顿等人的作品,在他看来,这也是行走意义的重要载体,在对比中相互参照,在针砭中相予辩驳,在相续中交融互鉴。文明板块的变动,文明实体的生灭,文明价值的发掘,文明动力的转换,文明载体的流变,文明理念阐释,山壑奇崛为峰,沧海瞬时桑田。在亚细亚与欧罗巴的古老大地上,地平线铺展一张布满皱褶的白纸,这里,正等待可歌可泣的故事、最新最美的图画、如歌如醉的传奇。

 

 

本文为北大公共传播转载

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蒋涛

编辑丨师曾志

执行编辑丨仁增卓玛、郑永明

欢迎合作|投稿

pcsdpku@163.com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