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援助新思路:民间帮助民间

民间帮助民间
“对外援助新思路:民间帮助民间”在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举行

2015年3月8日,以“对外援助新思路:民间帮助民间”为主题的第82期蓟门决策在北京政法大学法学院会议室举行。本次会议由察哈尔学会、安平公共传播公益基金、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公共传播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联合主办。

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察哈尔学会主席韩方明博士,浙江师范大学中非国际商学院院长、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会长何道峰,察哈尔学会秘书长柯银斌,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刘海方,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主任胡昊,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周虎城,中国扶贫基金会副会长王行最,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非洲部部长严石,中国红基会常务副理事长孙硕鹏,南方都市报编委虞伟,安平基金管委会主席师曾志,安平基金执行长何雪峰出席会议并致辞。前NGO驻非洲工作人员宁二,凤凰周刊记者漆菲在会上介绍了非洲调研情况。来自中国NGO工作人员及大学学生参加了本次会议。

何兵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

在会议开幕式致辞中,主持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介绍了选择这一话题的目的及为什么要援助非洲。何院长提到援助非洲主要实现四个目的,一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二是实现外交目的,三是实现软实力,四是履行国际责任。并对对非援助现状做了分析。

韩方明
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察哈尔学会主席韩方明博士

主旨发言人韩方明博士认为,中非地理很远,心灵很近。韩博士也认为,过去援助非洲有过去的逻辑,今日援助非洲也有今日的逻辑,中国援助非洲是从国家根本利益出发的,国家发展需要有更大的格局、更好的布局,要有胸怀、智慧。世界在变,非洲在变,中非关系的内涵与形式也在变,但中非关系的重要性没有变。从政治上讲,非洲仍然是中国全球外交的重要着力点,中非友好对全球有利、对中国有利,是中国声音、中国态度在国际政治领域的重要呼应方;从经济上看,中非经贸往来不仅造福非洲人民,也促进了中国经济对外发展、全面发展,让中国经济发展有了更多空间。同时,韩博士也提到了中非之间仍然存在误解,这种误解不仅在中国民间有,在非洲民间也有。这就需要民间帮助民间,需要公共外交发挥更大作用。

刘贵今
浙江师范大学中非国际商学院院长、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

点评人刘贵今老师认为有效的援助可以获得极大的经济效益,现在网络上还存在沟通不畅,总认为我们吃了亏,但就算单从经济上讲,我们每援助一元人民币,收获的是一美元。

在谈到如何培养青年外交官时,刘贵今老师认为与其总让学生去军训,不如送到非洲,去NGO锻炼一下。

王行最
中国发展扶贫基金会王行最

主旨发言人王行最副会长认为,过去简单的单线的政府外交时代已经过去,应该建立立体的外交模式,民间需要参与。并对比介绍了了西方发达国家对外援助对于民间组织发动的成功案例。

柯银斌
察哈尔学会秘书长柯银斌

察哈尔学会秘书长柯银斌点评到:新思路的实现需要新的能力,没有新的能力支持这个新思路就是纸上谈兵的事。这个能力都是哪些能力呢?一个词来讲,就是公共外交能力。中国企业与东道国的政府组织关系处理的不错,但与所在国的NGO却缺乏有效沟通,与其社区、宗教组织打交道更是缺乏。我们目前急需加强非政府组织的国际化能力和外交能力。同时,柯秘书长也认为中国的社会领域应该再来一次更大的思想解放,就是说引进外国的NGO是第一件事,第二个是对中国关办的NGO进行充足的改革,就像现在的国有企业一样。第三个支持真正的草根性的NGO的发展,就像当年支持民营企业一样,从补充到组成部分,最后到重要的组成部分。

胡昊
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主任胡昊

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主任胡昊提出了民间援助民间谁来做,怎么做,资金从哪里来等问题,并主张理顺外援机制,改变外援思路,比如政府可以从对外援助里拨出一些资金交给中国的NGO来去实施一些项目。还指出了“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实施,为民间走出去提供了一个空间。

周虎城
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周虎城

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周虎城点评到:中国媒体要更深入了解非洲,中国也要多与非洲媒体打交道,知道非洲媒体什么态度,哪些可以沟通与消弭;中国企业走出去需要更多公共外交能力的培训;中非文化交流要更广泛,中国国家形象需要更优化;汲取对外援助的教训,让援非的红利能够被非洲民间分享。

刘海方
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刘海方

刘海方女士认为中国NGO组织应该在非洲当地注册,跟当地的NGO来接触、了解包括学者等等。同时认为民间组织如果参与对外援助这个事业的话,还可以借助当地华侨华人的力量。

孙硕鹏
中国红基会常务副理事长孙硕鹏

中国红基会常务副理事长孙硕鹏先生提出,要对对外援助者进行培训、援助的产品质量肯定要高、NGO联合起来需要有一个信息平台、质量评估。

严石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非洲部部长严石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非洲部部长严石介绍了他们基金会在非洲做的一些工作,大概建了20多所希望小学,及在安哥拉建立了一所百年职业学校。并提到了援外的专业人员很欠缺、援助的法律法规需要健全、资金支持有限等问题。并呼吁媒体及学界为NGO走出去以及援助营造更好的氛围。

师曾志
安平基金管委会主席师曾志

安平基金管委会主席师曾志发布倡议书,倡议书中对中国政府、企业、民间组织、专家、、学者和媒体在对外援助方面应做的工作提出了具体的要求。

何道峰
中国扶贫基金会的执行会长何道峰

最后,中国扶贫基金会的执行会长何道峰做了总结。提出了三个挑战:第一个就是怎么样来评估对外援助这个新形势和新挑战;第二个挑战就是我们的目标和需求是什么;第三个挑战是我们现在对外援助面临着文化体制的冲突和冲撞。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说过,非洲是世界政治舞台上的重要一极,是世界经济增长新的一极,是人类文明的多彩一极。中国在非洲形象多元化,也不乏负面信息,如何重塑中国形象以及中国援助的结构性推进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中国对外援助倡议书》

 

为了推动“调整我们在国际舞台上的角色意识和行为方式”,安平公共传播公益基金、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中国扶贫基金会、察哈尔学会和北京大学公共传播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联合发出倡议,其中提议政府要“改革传统的对外援助与交往体制,积极探索委托民间组织承接国际援助的模式,转变直接的G2G(政府帮助政府)为G2G+P2P(政府帮助政府+民间帮助民间)援助模式,以增强援助项目跟当地原住民需求的融合度,提升援助效率和准确性,提升援助的人际感染力、传播力以及社会影响力,从而推动中国国际形象的重塑。”

 

倡议背景

对外援助是促进和维护国家利益,实现外交政策的目的,推行对外政策的重要手段,不仅如此,它还是一个国家展示与履行国际社会责任的关键,同时也是展示软实力与国家形象的最好机会,做好对外援助工作对中国正面国际形象的塑造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的对外援助始于1956年,经过近五十年的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为世界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的对外援助(2014)》白皮书介绍,2010年至2012年,中国共向121个国家提供了援助,其中亚洲地区30国,非洲地区51国,大洋洲地区9国,拉美和加勒比地区19国,欧洲地区12国。

此外,中国还向非洲联盟等区域组织提供了援助。非洲地区在中国的援外工作来说,无疑的重中之重。从1956年开始,中国在自己经济并不富裕的情况下从各个方面援助刚刚独立的非洲国家,给予非洲各国人民以宝贵的支持和力所能及的援助,由此也掀开了中国对外援助的大序幕。

但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始,经过三十多年的变革,经济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2014数据显示,人均GDP从不足200美元增长到6000美元,非农就业比重从14%上升到66%,城镇化率超过52%,居住在城里的人口从7000万上升到7.3亿。

尽管从人均指标上看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至多是正在跻身中等发达国家,但从经济总量上看,中国已变为令世界瞩目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引起世界的暇想、期待、忧虑与评说,譬如中国威胁论、中国殖民说等等。

尤其对于非洲来说,随着中国在非的援助与投资规模日益扩大,加之这些援助和投资往往是以双边的形式进行,中国招致的批评也越来越多——“新殖民主义论”、“掠夺能源论”、“漠视人权论”、“援助方式危害论”等指责接踵而至……非洲存在的问题是中国对外援助的一个缩影。

当然,这是一国在现代化前进道路上成长的烦恼,我们应该调整心态,直面问题,开放思维,理性应对,调整我们在国际舞台上的角色意识和行为方式,继续扩大中华民族的国际影响力,反过来进一步促进中国的发展与现代文明演进。

而这又如何调整心态、直面问题、开放思维呢?很显然,这样就需要从政府帮助政府(G2G,Government to Government)转变到政府帮助政府加民间帮助民间(P2P,People to People)。从纯粹政府扮演的单一化的政府外交,向“政府主导”+“民间组织”共同扮演互补角色的立体外交转变。进一步从立体外交向每一个中国公民在国际交往中都扮演民族使者和国际主义使者角色的全民外交转变。

因此,中国需要构建立体式援外模式,开启“民间帮助民间”的新型援外思路,制定政策和提供支持,鼓励更多的中国民间组织走出国门,参与到中国的对外援助事业中,在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国际社区援助方面,在国际公共空间构造和公共利益维护的倡导方面,积极扮演角色。

所谓“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只有让民间交往真正蓬勃开展起来,构建完整从政府到企业再到民间的三位一体的外交关系,才能更好地树立起中国的国际社会责任与大国形象。

 

倡议内容

 

政府要对中国过去半个多世纪的对外援助与国际社会责任履行进行总结和反思,进行传承与创新,进行战略的新定位与模式的新创造,改革传统的对外援助与交往体制,积极探索委托民间组织承接国际援助的模式,转变直接的G2G为G2G+P2P援助模式,以增强援助项目跟当地原住民需求的融合度,提升援助效率和准确性,提升援助的人际感染力、传播力以及社会影响力,从而推动中国国际形象的重塑。

海外中资企业积极选择并委托民间组织参与国际社区援助,以提升援助的准确性和专业性,援助的媒体传播力和社会影响力,帮助企业提升其战略落地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中国民间组织需要走出国门,在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国际社区援助方面,在国际公共空间构造和公共利益维护的倡导方面,积极扮演角色。更需要做好足够的准备,才能担负好承接政府委托、海外中资企业委托参与国际援助及国际社区援助的重任。

中国的民间组织还要担负通过交流、互动、培训、推动中国公民国际意识觉醒的责任,动员中国国内公民通过捐款和捐时间志愿参与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国际社会责任建设,从而促使日益增多的中国公民在国际交往中,既能扮演民族使者又能扮演国际主义使者,以促使中国国际形象和国际化能力的升级。

中国的研究专家、学者和媒体,担负调查研究、传播和推动的责任,来推动政府、企业、民间组织、公众的思考、互动与行动,促进中国通过自身的国际化来利用国际舞台为我们的现代化和文明升级服务,同时也为国际公共利益的维护,贡献更多的力量。

 

本文转载自察哈尔学会(原文链接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