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沙龙第1期:真相如何呈现——唐慧案报道探讨

真相如何呈现?唐慧案报道探讨

在这一期沙龙中,《南方周末》的新闻部总监曹筠武、法治版编辑苏永通、《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杨迪对各自的报道进行了介绍和解释,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徐泓和师曾志两位老师、著名媒体人郭光东和曹保印从传媒专业角度分析,夏楠和胡益华律师从法律层面进行点评。

以下为讨论会各位嘉宾发言要点摘录。

 

曹筠武

第一,《南方周末》想展示信访和维稳关系如何主导唐慧女儿案件,并进一步探讨在信访和维稳关系下司法公正受到了怎样的影响。

从记者柴会群的角度来说,基础动因是廖隆章的曝料,他初步认证曝料有可靠度。这和此前公众舆论中已经形成的固定印象的“唐慧案”有相当不同,这样的反差会激起好奇心和探索冲动。在编辑角度来说,我希望了解新的情况。记者和编辑发现了不同,我们就要做这样的新闻,这样的新闻在我们编辑部内部探讨中,我们一开始就有这样一个想法,这样的指向可以通过非常值得探讨的话题,就是“维稳制度下的司法困局”。

从报道反馈来看,很多读者是认可这一指向的。同时我们注意到有很多批评的声音,最具代表性的说法分为两种:一种来自普通大众,主要是认为《南方周末》的报道过多聚焦于唐慧个人,尤其对唐慧进行了道德审判。来自于新闻和法律业界的主要批评主要是认为南都在材料选择和组织上有很多不合规的地方。

第二,报道和读者之间的障碍问题。报道发出之后批评的声音非常猛烈,赞扬的声音也非常的猛烈。我关注更多的是批评,我想这些批评可能和报道与读者之间的一些障碍有关。一是140字和14000字之间的障碍。我们的报道加评论一共14000字,但一条微博是140字,这种140字以内就能解决的话语真的像投枪和匕首,对于14000字来说是毫无防御力的。在传播的过程中,人们更容易从140个字获取信息,这可能是对《南方周末》批评很重要的来源。二是预设立场和预设判断造成的障碍。当我们接触了一些让人不舒服的事情之后,就开始本能地怀疑她真有那么大的力量吗?还有很多读者甚至分不清楚《南方周末》和《南方周刊》、《南方都市报》、《南方人物周刊》等等,他把所有的报道搅在一起,说“这就是吃完原告吃被告,你前后矛盾”。

第三,在这次争论中,我真正的关注点是割裂语境下的新闻报道。历来引发重大争议的事件,包括邓玉娇、钱云会、袁厉害、陈水总、唐慧,这些案件有什么共性?陈水总和唐慧不仅仅是对社会现状的判断和理解,还涉及到对于未来路径和我们如何做的一个判断。一旦涉及到这一点我认为它可能是更加敏感的一点,它所引发的争议可能会上升,如果不是说绑架到更高高度,也会上升到更高的高度,而且这样的分歧也是非常激烈的。

 

杨迪

唐慧从去年劳教后,她接触到媒体不下百人,她对很多的媒体采访和记者都几乎没有记忆,她只是程式化的你问我答,很难真正走进她的内心。最开始在我从永州公安局离开的时候,我和《南方周末》的想法是一样的,“唐慧赢了,法治输了。”我甚至觉得唐慧何止要劳教,应该被判刑,她不仅扰乱了社会秩序,还绑架了司法公正。我们看到唐慧在不断上访,给高层写信、到北京中南海被挂号,以及当地镇政府为帮助唐慧协调联系。以及乐乐案中两个死刑、四个无期和一个15年的判决结果。在这样的现象和结果之间,我需要做的就是去找到现象导致结果的证据链。

整个判决最关键的问题是第二次判决书中关于秦星的立功证明的说法,在一份张新民和当地检察院共同对周兰兰自杀的调查笔录及当时在看守所的照片这一调查证据的前提下,法院在第二份判决书中“欺瞒法庭”的说法没有什么问题。

那么,说法院是在唐慧的威胁下或者信访制度绑架下做出的判决是不太恰当的。

 

苏永通

我想做“唐慧案”是在一年前。

如果认真看报道的话,会发现我们并没有很直接下结论,还是提出一些合理怀疑。这个案子里涉及到各种定罪问题和量刑问题,这其实是最重要的问题。证据方面,我作为编辑是看不到,为了我自己更放心,我把判决书都看了,基本上觉得此案证据比较不足,所以我是希望有一个公开说法。

讲到量刑,在刑法界来看,一般人认为这个案子判得挺重,因为7个都是主犯,除了未成年人判了15年之外,其他人都判得非常重。最明显的一个硬伤是上诉加刑的问题,当时高院发回以后又加刑,检察院并没有上诉,加了两个无期徒刑我觉得是过分的。

上访的问题,我觉得应该理一个表,就像有人讲唐慧去法院吃住十几天是因为法院超期没有判,我看到的是法院判轻了她才去。我觉得不能简单说唐慧绑架司法,她也做不到,不能简单说她有影响的,比如说舆情扩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引起领导的注意,领导会干预到这个案子里,以前这种情况也发生过,所以也还是会有影响。

 

胡益华

这个案子里一个争议的事实,包括“真假立功”和“量刑”,当时我接触的就是这两个问题。刚才曹筠武讲到,柴会群在前一阵子采访看到的一些东西。其实到目前为止,湖南省委调查组一直没有公布所谓的调查结论,现在这篇报道里基本上把湖南省委调查组的结论公布了。当时从我个人看到这个报道之后,我是比较震惊的。

另一点,这篇稿子当时的题目讲到法治,其实在今天坐在这里谈这个案子,谈法治,我觉得我们更要谈一个问题——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媒体该怎么对待,这是这个案子中比较有价值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公开开庭的案子,我们的调查是否能以这一份捡到的所谓案卷来作为立论基础进行整个报道和评论?

曹筠武讲这篇报道的出发点是上访制度下的司法困局,这个分析非常好。我们探讨在现状下,上访制度对于司法的影响、或者说上访制度的存与废,可能通过这次事件我们能更多的去关注。

 

夏楠

我相信《南方周末》是提出一个问题,而且我相信《南方周末》同仁的操守,我相信不是出于政治原因和金钱上的原因做这样一个报道。

看了《南方周末》报道以后,我不像很多人那样觉得这是一个颠覆性报道,我没有很吃惊,因为我看对这报道里面的事实基本上没有怀疑,从我们律师的角度上来看这些太正常了。所以,我说《南方周末》报道可能想呈现一种逻辑来,但我认为他的论据不足。

这里面有几个方面:一是报道里用了很大的笔墨描写在“永州幼女卖淫案”中;再一个讲维稳倒逼司法,但我觉得这些都不能算维稳体制下的倒逼,她走的都是上访渠道,而且是有理由的,是很正常的事情,《南方周末》在这里出现了偏颇,在文字陈述上,是不是应该找律师呈现一下上访是不是有理由、正当的。

《南方周末》报道本身对时间的梳理不是非常清晰,如果我们判断唐慧撬动了很多媒体,媒体又撬动了司法,这些时间点的分布在什么地方?我们说唐慧赢了,那么唐慧赢了发生了很多次,公安局立案了,检察院提高了起诉层次,这些我们都可以理解成唐慧赢了,我们理解“赢”这个词。这些是发生在媒体介入前还是介入后,可以用一条时间线来分析这个事情。

如果这个案件我来写,我可能会把重点放在其他的事情上,比如乐乐嫖资去向问题,我觉得这是法律人和媒体共通的地方。

 

徐泓

我只从文本分析,包括文本呈现的真相,以及它的影响来谈自己的一些意见。

《南方周末》揭示了唐慧的另一面,继续在建构、或者解构唐慧的媒体形象。读完以后我相信这篇东西报道的真实性,而且也不会从阴谋论或者是报道被操控这方面去考虑。我觉得这个报道是有价值的,它确实让我们更清楚的看见事情的另一个侧面。

但这篇报道有缺陷,在事实层面的叙述上能挑出不少毛病,有点横空出世,对整个事件背景的铺垫,调查路径和证据链的文本呈现,包括版面的组织还是有缺陷的。因果关系过于简单,确实有点结论先行。在某种意义上把它拔高了,证据不足以支撑,还不如落到实处、案子本身,从根子上讲清楚会更好一点。

第二,在整个写作过程中你们把唐慧个人很多东西含在里面,交错纠缠在一起,没有把它完全解释清楚。

所以,这篇报道揭示的问题和立意还是正确的,好的,但是最后文本呈现的结果,可能由于写作框架太大,叙述和结构漏洞就会越多,反而达不到目的。

 

郭光东

我之前没有看过任何唐慧事情的报道,但看到《南方周末》这篇报道非常兴奋,给我一个完全颠覆性的角度。这个事实,换个角度,我会写唐慧真是一个伟大的抗争者和上访者,做一个升级版的《秋菊打官司》。

我也对标题不满意,还是实打实用新闻事件来呈现,“幼女卖淫案再调查”会更好一些。

媒体该怎么看待已经生效的法律判决,从严格的法治意义而言,判决既然已经生效,人们应该支持,法律上这叫既判力,要维护既判力。但换个角度,“聂树斌案”也是生效判决,我们为什么都觉得该质疑,都在质疑它呢?所以,我们发现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是矛盾的。

可以说,理性接受“唐慧案”这样的报道,对人、对一个个体来讲,在智商和情商上有更高的要求。

 

曹保印

媒体人在唐慧的问题上也有一点“太傻太天真”。

当唐慧搅动信访、维稳、司法时,你会发现一个至上的权威,最终地方、媒体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政治需要服务,但不是为了真相服务。另外,很多媒体也在迎合公众,有些媒体人在迎合自己。

在唐慧报道中,我听了不止一个媒体人欢呼,有了唐慧终于找到一个废除劳教制度的很好的靶子,即便有的媒体人非常讨厌唐慧也要把唐慧描述得很好。

如果我们不把正常司法进程、现实的司法进程和唐慧上访进程几者之间的关系理清楚,就弄不清楚唐慧到底在这里面推动了什么。无论什么样的舆论,我个人认为在死刑判决上必须要慎之又慎。

唐慧到底是一个美好的人还是一个撒谎者,是圣母还是刁民?她是所有的合体,既不要觉得她是撒谎者,也不要觉得她是圣母。但除了《南方周末》的报道,我在所有记者报道中看到的都是把唐慧塑造得那么美好,这是否合适呢?